窗外的无尽酝酿着黑夜,遥远的瞬间带来光明。

上帝不在家,让我来创造一个宇宙。那会是一股纯能量,在极短的时间内以极快的速度凝聚到一点,吹弹可破。

一声爆炸打破了夜的宁静,像似一颗石头被丢进湖里,荡起的波纹,延伸到无尽的远方,时间也便开始了。

能量,迅速地流逝,有些,冷却了。空间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漩涡,有些漩涡冷却成形,像浮沙一样,随着漂转。小的漩涡又与其它漩涡粘合在一起,大的漩涡中心开始发热,像火炉里面的灼烧,使得那些成形又变成能量,有些烧成了另外一些不一样的物质。这样不断地转化来转化去,小系统构成大系统,大系统包含小系统,出现了的不抛弃却被反制,小系统内此消彼长。

这样不知过了多久,那些经过灼烧冷却变来的产物多种多样,有些聚在一起,变成更大的分子,有些则还在流浪的路上。

不知什么时候,一些组合在一起的物质竟然活动了,原来是那些细微却活跃的能量在飞快地流动着,形式就像现在的宇宙一样。不过那是一个小宇宙,但同时也是一个大宇宙。这之后,又出现了各种各样的活的生物,只是当那些能量完全冷却下来时,那些生物却再也不动了,开始经历新一轮的转化。

因为需要能量来支撑,所以很多生物要到处去寻找能量。或许有那么一刻,某一个生物,它那个小宇宙掺杂了一些东西,或者说能量开辟了几条新的通道,又或者说似宇宙一样还在演化、进化,从而产生了新的思维。它开始认识到自己与其它万物的不同,同时也能分辨出与自己一样的东西,我们姑且称之为“知异”。很长一段时间之后,他们能够把自己与周围的东西分类了。

为了更好地生存,它们开始瞄向共同的能量,或者说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猎物名称,只是还没有把它写出来。这样以后,它们又学会了交流。

“旷野在,一头恐龙仰天长叹,时间从什么时候开始?星空下,一个火球袭来。”<世界录像>

有一种生物,在知道自己与周围的不同之后,它们便开始学习别人的不同,这个过程我们姑且称之为“复制”。通过视听嗅味触觉,它们分辨了越来越多的东西,在这个过程中,它们的空间范围更广了,知道了更多的东西,那个能量源,现在姑且称之为大脑,也更加发达了。

“很冷的一天,不知怎么下起了雪。

远处,一只鸟掠过,在雪地上踩出一排爪印。走近,一个人经过,思考着为什么他会思考,那些爪印引起了他的注意。一个爪能够印出一个爪印,他用手在旁边雪地上用力一按,出现了一个与彼不同的他的手印。’我的手印跟它的爪印不一样,而我又跟它不一样,它的爪印对应它,我的手印对应我,我们是不一样的,这印记也是不一样的。’很突然地,他灵机一动,想到了用不同的图形来自把自己与周围分别开来。就这样,文字诞生了,一定程度上,数学也诞生了。

类比,真是一项伟大的发现,以前零散的东西瞬间被串了起来,然后用文字或者数字把它们表现出来。或许那个人还可以再想一下,既然爪印是爪子踩出来的痕迹,大概思维也是什么东西踩出来的痕迹吧。”<世界录像>

一个时期的某一阶段,文明开始了。人们开始依照“大小系统”的规律生活,为了大系统更好地运转,小系统不断地运转,而小系统内的个体此消彼长。

某一个时期,人们的好奇心使他们的思维不断地突破,从而开辟了更为广阔的空间,他们的认识也在进一步地扩展,从分子到原子再到更细小的物质,到了量子世界,又到了宏观宇宙。

在这个过程中,那些所谓的科学家,不断地利用自然中“生克、类比”的道理,偷师自然的长处为己所用,制造了很多非自然的工具,然后把一些自然的东西破坏掉。他们用那些工具来糊弄无知的人,把他们带离自然,使他们为生存而奔波劳累。一个人不懂得“始其源,知其流”,还在为用上高技术产品而沾沾自喜,这是因为无知被人利用啊。你的快乐很可能是建立在破坏其它自然万物之上的,只是那个“黑盒子”你没有看到罢了。这大概是“道不远人,人之为道而远人”的深意吧。

我倒是喜欢那些一步步接近真理却接近不了的人,他们的认识空间快要到我创造宇宙的边缘了。那些理论学家们,已经认为宇宙是由物质、能量和空间组成的了,然后一个叫爱因斯坦的家伙又发现了质能转换公式,对于宇宙的本源已经接近自然真理了。但他们还有一个终极的疑问没有解决——“时间之前没有时间,空间之外还有空间”。他们的思维是到不了时间之前和空间之外的,他们的时空观是自己想出来的,属于思维或者说信息层面,而这些是由物质决定的。就像一个人在雪地上踩出一个脚印,而这个脚印能思考自己是怎么来的么?

当宇宙中所有能量都冷却下来之后,我创造的宇宙也就死亡了。幸好上帝还没有回来。

“时间之前没有时间,空间之外还有空间。”我想了想,抬头看看窗外,那里还是茫茫的星辰大海。